里弄没了就不叫上海了 保护申城城市文化空间做得还不够

  同济大学建筑与规划建设学院教授刘滨谊认为,城市形象、城市人文和城市自然综合在一起,构成了城市文化。从上海的城市文化延续看,主要面临地方性消失和人文地方性消失两个问题。以前,上海市民习惯在里弄空间交流、沿着商业街区漫步,可现在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。“上海里弄没有了,就不叫上海了。”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周俭指出,包括伦敦、巴黎、东京等国际大都市,都有吸引人的历史文化空间,伦敦最著名居住地都是很普通的房子。目前,上海列为法定保护空间保护建筑和保护街区空间比例还不高。初步调查显示,外环内认定的风貌街区等历史空间占比大约7%,内环内大约20%,所以可以利用的历史文化空间还很大。

  “在世界范围内,很少城市有像上海这样具备大量的住宅类型,包括石库门、花园式住宅、公寓建筑、花园里弄、新式里弄等。”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建筑系教授卢永毅表示,作为历史遗产,不仅在建设形态上值得现在的人们思考,而且从设计理念上也值得未来的规划参考。

  “上海最引以为傲的是什么?”刘滨谊直言,这个问题非常难回答,因为城市快速发展的背后,是自身特色文化的缺失。他表示,目前很多问题来自于我们没有信心、不自信。物质至上,商业第一,仅仅解决GDP增长与能耗平衡不是中国未来之路,更不是上海的未来发展之路。当今整个全球化时代,全世界各个国家,各个地区的城市发展,都处在一个十字路口。未来上海城市之路必须由自己领头,上海城市文化风貌塑造应该由上海设计师、中国设计师说了算。上海作为国际大都市,要有气魄和远见,能够留住历史也创造文化,包括像很多历史城市那样,300年前栽下的树,300年后依旧为城市遮阳庇荫。

  上海2040战略专题系统研讨会第9场——“上海城市文化与风貌塑造”昨天在上海城规馆举行。与会专家表示,上海列为法定保护空间保护建筑和保护街区空间比例还不高,上海城市文化与风貌塑造需要城市自信。

  同济大学建筑与规划建设学院教授刘滨谊认为,城市形象、城市人文和城市自然综合在一起,构成了城市文化。从上海的城市文化延续看,主要面临地方性消失和人文地方性消失两个问题。以前,上海市民习惯在里弄空间交流、沿着商业街区漫步,可现在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。“上海里弄没有了,就不叫上海了。”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周俭指出,包括伦敦、巴黎、东京等国际大都市,都有吸引人的历史文化空间,伦敦最著名居住地都是很普通的房子。目前,上海列为法定保护空间保护建筑和保护街区空间比例还不高。初步调查显示,外环内认定的风貌街区等历史空间占比大约7%,内环内大约20%,所以可以利用的历史文化空间还很大。

  “在世界范围内,很少城市有像上海这样具备大量的住宅类型,包括石库门、花园式住宅、公寓建筑、花园里弄、新式里弄等。”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建筑系教授卢永毅表示,作为历史遗产,不仅在建设形态上值得现在的人们思考,而且从设计理念上也值得未来的规划参考。

  “上海最引以为傲的是什么?”刘滨谊直言,这个问题非常难回答,因为城市快速发展的背后,是自身特色文化的缺失。他表示,目前很多问题来自于我们没有信心、不自信。物质至上,商业第一,仅仅解决GDP增长与能耗平衡不是中国未来之路,更不是上海的未来发展之路。当今整个全球化时代,全世界各个国家,各个地区的城市发展,都处在一个十字路口。未来上海城市之路必须由自己领头,上海城市文化风貌塑造应该由上海设计师、中国设计师说了算。上海作为国际大都市,要有气魄和远见,能够留住历史也创造文化,包括像很多历史城市那样,300年前栽下的树,300年后依旧为城市遮阳庇荫。